燕草

[糖珍/造謠]關於老人室友組的日常04

N:

(以下內容都是腦補後的不正經產物,請小心避雷)
(雖然是不正經產物,但我由衷感謝各個字幕組的心意是正經的)
(如果GIF沒動起來,請告知這位老人家)


不知道這一系列我還會繼續多久,自己也很好奇XDDD

來源:151208 MV BANK/160524 MV BANK/161026 MV BANK




↑驚嚇的碩珍旁邊總會有一個淡定的玧其。(明明官方站位已經亂了,為什麼糖珍還是堅持在一起XDDD)
不動的閔二哥.jpg
但我懷疑他這樣看著的時候,大概有默默勾起微笑,然後要轉頭看鏡頭時又切換成面無表情,這樣很玧其啊~



↑節目組是支持圍巾吧,這麼直接在大哥的MC資料上寫上別名:control V
不知道是指大哥照著台本念還是控制泰亨弟弟,但大哥沒什麼照著台本走的死板感覺,所以我覺得節目組是很在意泰亨被大哥牽制住了XDDD
因為節目組的後製、剪輯一直突顯泰亨弟弟看MC大哥的視線XDDDD
字幕還加上愛心是怎麼樣XD
可以讓我應徵進去嗎說不定我和節目組在這方面屬性很相合(不對)



粉絲提問閔二哥對成員外貌的排名順序
閔二哥第二名就選了泰亨
然後,泰亨的表情真的太有趣,我大概可以笑個三天XDDDDDD

↑我們可以學習一個成語叫做「槁木死灰」 :比喻心灰意懒,情绪极度低落,毫无生趣。
泰亨弟弟用生命表演出這個狀態。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被二哥排名成外貌的第二位要這個臉來回應XDDDD
可能是人要謙虛,不能被誇獎就笑得太開心,也可能被選成二位有點不爽,但這個臉..............到底什麼意思XDDDDD


笑完泰亨弟弟的真情演出之後,閔二哥的排名來到了第三名
我彷彿看見另一齣狗血三角戀愛的偶像劇:

一邊是白日笑鬧的玩伴,而另一邊則是夜裡相伴的床邊人,究竟~閔玧其會選擇誰呢?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沒有)
劇名就叫做「紅玫瑰與白玫瑰」(喂)
但這畫面怎麼這麼綠XDDDDD
節目組真的很懂~很懂~
我準備要去投履歷了。


這一段的厚比看起來很緊張,一直用手撞閔二哥,好像他很擔心自己會被閔二哥選為後面的名次,
但閔玧其這個多情的男人看似思考了一下,選了大哥當第三位。

↑中肯boy厚比笑得超級開心和表演完槁木死灰的泰亨弟弟相視而笑。
說實話,我不太懂節目組的後製效果為什麼要讓厚比頭上冒煙,生氣嗎?是表示節目組認為厚比會得第三位?然後厚比沒得第三位該生氣?
貌似是厚比手指比著(大哥?)說「上火了上火了」,所以被節目組認為是厚比生氣
但這個厚比其實是在笑大哥表現不開心的表情吧?


門面擔當的大哥沒有成為二哥的一位,然後外貌排名就被狀似生氣的大哥喊停了
厚比繼續指著大哥調侃「心情不好了哦」、「車門男心情不好了」

↑也許就是門面的尊嚴不容室友胡來,而其他人都在笑這出乎意料的結果
二哥的綜藝感很厲害,明知他室友以外貌為特色之一,還是沒在客氣的砸場XDDDDD
雖然是這樣相殺的片段,但糖珍濾鏡又不小心level up,我覺得大哥這次很真誠的在不爽,可見大哥對室友閔二哥情緒是來真的。
我可以想像出錄製完之後他們兩個獨處時的畫面可能是這樣:


糖:「我要關燈了喔?」
珍:(玩手機忽視)
糖:「你幹嘛?」
珍:(忽視)
糖:「……」「你怎麼了?」
珍:「別管我,反正我是你心裡的第三名啊。」
糖:「那是節目效果。」
珍:「就是你的第三名。」
糖:「……」「你是不想要當第三名?還是不想當我的第三名?」
珍:「不是都一樣嗎。」
糖:「不一樣。」
珍:「不管,反正就是第三名。」「我的臉就是閔玧其喜歡順序中的第三名。」
糖:「……」
珍:「對不起啊我還每天在你面前表現出像第一名的樣子。」
糖:「……」
珍:「委屈你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和睡前最後一件事就是看到我這個第三名。」
糖:(掀開自己的被子,起身走向金碩珍的床逕自躺上去,摟住金碩珍的腰)「閉嘴。」
珍:「現在還不准第三名說話喔?」
糖:「你是節目上的第三名,但在我房間裡是第一名。」
珍:「什麼鬼話。」「房間就我和你,不是我第一名不然還有誰?」
糖:「……」「你這嘮叨樣子可不能被別人看到。」「有點……」可愛兩個字還沒說完,他懷裡的人就像被踩到尾巴的動物,反應激動了起來。
珍:「你才嘮叨!閔嘮叨!而且你憑什麼管我?」
糖:「憑我是你的男朋友。」
珍:「是室友!把我的外貌排名成第三名的室友!」
糖:「……看來現在只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不再想這件事。」
珍:「啊?」
糖:「幹你。」
珍:「去你的,變態!」

----end----
sorry我只是想滿足一下糖珍兩個講粗俗話的想像.........。
之前看到一個他們以為直播沒有成功連線(但其實已經成功連線)的片段,碩珍貌似在鏡頭外說了粗話,像小孩子耍任性的語氣(如果不是字幕有解釋,我完全不覺得那麼爽朗的語氣是髒話啊),還被忙內教育「已經連線了,但不能說xxx。」整個讓我很驚訝XDDD





↑應該是我糖珍濾鏡always on,所以總覺得每次大哥主持時,旁邊的閔二哥都會笑得特別.....溫柔?
我都要懷疑他是不是默默守護金碩珍的guardian angel了XDDDD

像這樣:

或這樣(燦笑站著的忙內也超可愛XD):

或者是這樣:

↑大概是覺得主持的大哥很新鮮很有趣總是眼底帶著興味的笑看大哥。


↑他們討論到FIRE MV,一群弟弟都在出聲誇獎大哥,閔二哥雖然沒講話,但也是默默跟著弟弟們的誇獎點頭
FIRE裡的金髮碩珍在我心中就是行走的凶器、下凡的天神,所以我懂為什麼不怎麼主動講話的忙內在這一刻居然發言了!!!



這只是我截來仔細觀察金碩珍身材的圖。看看那金髮、那臉蛋、那肩膀、那腰線、那大腿、那手!!!!
我覺得我看到忙內的眼神LOCK ON!就是這樣:

為什麼泰亨弟弟和閔二哥眼神、動作都那麼同步XDDDDDD
瞄了一下大哥然後低下頭,泰亨弟弟還貌似小嘆息了一下?
兩個人看起來都不像在狀況內XDDDD
是看到行走的凶器、下凡的天神所以心不在焉嗎?
倒是忙內眼睛跟著走動的大哥移動真的超可愛!如果是我,就會跟忙內一模模一樣樣,怎麼能浪費保護眼睛的機會XD





↑猜不出答案的二哥這樣看著大哥。不知為何,我很喜歡他這種反應XDDDD
是說大哥的臉、耳朵、脖子好紅啊~然後,跪姿,跪姿,嗯,很好((停住妳腦袋裡偏掉的思想!



↑Guardian Angel 設定的閔玧其(不對)
他比來比去大概是在提醒大哥不要光笑要繼續流程了吧。
我看了好幾遍都沒發現直到截圖時才注意到糖珍座位的奧妙之處
打亂的位子,不變的糖珍XDDDDD
你們身上是有磁鐵嗎,一個正極一個負極會這樣吸來吸去,還這麼自然
想我當初會注意到糖珍就是因為常常在關注金碩珍時發現旁邊是閔玧其,然後觀察閔玧其時又會發現旁邊有個金碩珍(廢話)XDDDDD




↑這一集的關注點就是大哥和閔二哥若有似無的距離。
二哥真是個下半身誠實的男人,就算偶爾因為動作,兩個人的距離分開了,過沒多久,腿還是會靠過去,或者上半身看起來是傾向另一邊,但腿還是要黏在一起,多麼老實XD
我認真看了這三期中二哥和旁邊的人的距離,應該是我的糖珍濾鏡持續發揮作用,我總覺得這一期他和碩珍這樣膝蓋、腿碰在一起的次數比他和泰亨弟弟併坐時還要多,而和厚比、南俊併坐那一期則是沙發的限制,基本上三人都是處於黏著的狀態。



↑第一次主持的泰亨弟弟  feat. 神煩哥哥組
不對啊大哥!你主持時泰亨弟弟多麼疼你,你還這樣忘恩負義XDDDD
真的別讓糖珍湊在一起,他們兩個有志一同要吐槽弟弟時,火力加起來很可怕。
還好拉蒙跳出來為泰亨講話,
還有雞米弟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才是我覺得最狠的一句話。
尤其雞米弟弟還笑著講XDDDDD
我已經沒有什麼不滿了,實在是太有趣」
這話術就是先抑後揚吧?
我真的由衷佩服雞米弟弟的說話技巧,他總是能說得相當圓融,表達出自己的意思又不會傷到對方。



夫唱夫隨的糖珍。
連投票選曲子也能同進退的糖珍,
對比一下腦波頻率沒有對上的94line:

↑我看見了拉蒙所說存在於94line中間的50cm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只存在於實際距離,腦波也有.....
厚比說尼購chu的疑惑語氣超可愛XDDDD
然後糖珍的腿還是要碰不碰的靠在一起。



↑最後,放上又能讓我笑三天的泰亨弟弟。
太可愛又太好笑了XDDDD
被拉蒙要求注意發音之後,可能就對說薩克斯風不太自信了所以改說成「以木管樂器為中心」,好可愛的腦迴路XDDDDDDD




以上。

预告照9P。屋里泰带着三太子回归了!!!!我们的Queen

回归照3P+track list

兔瓦斯要回归了,10P高清

有点光就灿烂:

山望着云,云乘着风。
山对云说:“你可以留下来陪我赶走孤寂吗?”
云对山说:“对不起,我还有我的远方。”
山沉默着,却依然巍峨。
云矜持着,却仍旧飘渺。
……
山望向远方,想起了云。
云奔赴远方,却恋着风……

【Irenedy】【蓝粉】裴演员和孙歌手

胡说八道界扛把子:

裴珠泫是大韩民国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女演员,凭借软妹又毒舌的反转形象征服全国男女老少,被男艺人们争先恐后地选作理想型,却意外的是个绯闻绝缘体。


孙承欢是大韩民国近年来最成功的solo女歌手,凭借一副欧美嗓在竞争激烈的歌坛杀出一条血路,live现场总有众多男女粉丝在下面嘶吼着求娶求嫁。


大韩民国的民众大多觉得裴珠泫和孙承欢大概不太熟,但是关于她们俩的不和传闻却从来都传得沸沸扬扬。


 


“国民理想型和最佳女solo的争斗——深夜商场大打出手,不和传闻被证实”。


这天早上,大韩民国的民众们刚起床,就被这条骇人听闻的消息整清醒了。新闻有理有据,思路清晰,全面分析了两人不和的历程,并在新闻里附上了渣画质的偷拍照。


照片上是孙承欢从后面扯着裴珠泫的头发。裴珠泫抬手贴着孙承欢的脸。还有孙承欢抢过裴珠泫手里的袋子。


配字是扯头发,掌掴,和争夺把柄。


 


而当姜涩琪火急火燎地冲进裴珠泫家把她叫醒,并满脸焦急地把报纸塞到裴珠泫手里叫她看新闻的时候,裴珠泫依旧处于半梦半醒的迷茫状态。


裴珠泫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新闻图,随即便紧张得声音都在颤抖:“我和承欢恋爱的事曝光了?”


姜经纪人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毫不含蓄地冲裴珠泫翻了个白眼。


“是你们俩不和的新闻。”


“啊……”


裴珠泫松了口气,又一头栽倒在被子里,“原来只是这个啊。”


姜涩琪一把把她拉起来,双手捧着她的脸摇晃了几下。


“珠泫姐姐,你不给我解释一下吗!你和孙承欢真的在商场里打起来了?”


“涩琪啊,我晃着头晕……”


裴珠泫皱着眉头巴住姜涩琪的手,又拿起报纸来仔细端详了一番。


“欸,新闻图拍得还挺唯美。”


唯。美。


姜涩琪不可置信地跟着裴珠泫重复了一遍,希望是自己的语言接收系统出现了故障。


抬手就想赏这个没有一点姐姐样子的人一个爆栗,裴珠泫却已经眼疾手快地摁住了她,软骨病似得贴了上来。


“嘛……是半个月前我和承欢去约会的时候来着。”


“呐,这张是我在试大衣的时候,承欢帮我把头发从领子里理出来。”


“这张是孙承欢这个笨蛋把冰激凌吃到嘴唇上,我帮她擦呢。”


“还有这张,是承欢说要帮我提袋子,我没给她。她那时候练舞的时候扭到了腰,不能提太重的东西的。”


“……就是这样了。”


 


姜涩琪突然有点心疼了。


眼前这个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却总是要她照顾的姐姐,什么时候也会这样温柔地笑着说起另外一个人了呢?可是那双含着笑意的眼睛里,分明有好多藏不住的疲惫和无奈。


温柔的姜经纪人想伸手拍拍一起长大的裴演员的肩膀,却突然僵在了半空。


“记者们的脑洞都好大,简直是屈才了。他们如果去写小说的话,明明可以比现在更成功的。涩琪啊,你说是不是?”


于是姜经纪人只好顺势收回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冷静,冷静,千万不要和这个脑回路异常的家伙计较。


“……是啊。”


 


下午的时候,裴珠泫开着车找到了孙承欢拍摄新歌mv的场地。


“裴,裴珠泫欸……她怎么会在这儿?”


“该不会是来找孙承欢麻烦的吧……”


“欸?那要不要去通知一下承欢小姐!”


“喂你是笨蛋吗!还通知个头啊,等着看好戏就够了……”


工作人员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有一句没一句地传进裴珠泫的耳朵。


不甚在意地挑了挑眉,裴珠泫走了两步靠近他们。


“不好意思,请问孙承欢的休息室在哪儿?”


工作人员似乎是意外她的靠近,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在,在那儿呢……不过裴小姐找她什么事啊?”


裴珠泫冲他微微一笑:“我来探班啊。多谢你了。”


 


裴珠泫走到一间贴着“孙承欢”字牌的房间门口,敲了两下门就推门进去了。


房间里没有人,长沙发上有些凌乱地堆着衣服和纸袋。裴珠泫认出那件灰色的大衣是前不久她买给孙承欢的。


有点无聊地在房间里踱了两圈,裴珠泫拨开衣服在沙发上腾出一个空位坐下来。


然后她就睡着了。


 


孙承欢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就看到裴珠泫像只猫咪似地蜷在沙发上睡,手里还攥着灰色大衣的一个角。


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孙承欢扯下原来搭在自己肩上的毯子,朝裴珠泫走过去。


 


孙承欢的助理是个新来的小姑娘,她有点震惊地看着传说中和孙歌手不和的裴演员软趴趴地压住了孙歌手最喜欢的大衣,又看到孙歌手在愣了一秒以后一把扯下毯子气势汹汹地向裴演员走了过去……


助理小姑娘有些不忍心地别开了头。


这下要出大事儿了。


 


可是为什么孙歌手这么温柔地把毯子搭在了裴演员的身上。为什么孙歌手在裴演员旁边坐了下来。为什么孙歌手还搂过了裴演员的肩膀。为什么裴演员就这么自然地把头靠上了孙歌手的颈窝。


这到底是什么走向。记者朋友们你他喵的是在逗我吗!


说好的不和呢说好的扯头发呢说好的撕逼呢说好的决一死战呢!


这!他!喵!的!是!啥!


 


“承欢呀……”


助理小姑娘被平时看上去冷冷淡淡的裴演员的软妹音吓得一激灵,一点也不矜持地扭头看向沙发。


 


裴珠泫眯着眼看到面前有个模糊的人影,嘟哝着女朋友的名字就迷迷糊糊地把手黏上了那人的脖子。


孙承欢任由她抱着,腾出一只手替她顺了顺睡乱了的头毛。


“姐姐怎么会来?”


裴珠泫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怎么,不欢迎我?”随即又懒洋洋地眯起眼开始吐槽姜经纪人,“还不是涩琪啊……她说要我来给你探个班,说是要让不和传言不攻自破。”


“嗯,果然像是熊涩琪想出来的办法。”孙承欢立刻故作严肃地点了点头。


 


助理小姑娘看着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笑开,突然觉得温柔体贴的孙歌手和又软又小的裴演员有点般配。


般。配。


助理小姑娘被自己的突破天际的脑洞又吓得一激灵,跑到一边去维护自己的语言接收系统了。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孙承欢听到颈窝里传来裴珠泫闷闷的声音。


“不喜欢这样的。”


“我和我们承欢……才没有不和呢。”


孙承欢想,这时候觉得有点幸福的自己一定是个变态。


但是心里却胀得慢慢的,像是不断有什么东西溢出来堵塞了自己的喉咙。


孙承欢微微哑了嗓子,但还是故作轻松地说:“姐姐不用理这些喔,不然就变成笨蛋了。”


果然话音刚落就看到裴珠泫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像是被打开了傲娇开关又无处喷射的样子。裴珠泫想好吧,既然新闻图拍得还算唯美那就原谅记者小伙伴了。


“好吧。”


八字眉回答说。


 


诶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为什么我就这么被孙承欢这个家伙搂着出了门!


“啊啊啊啊啊孙承欢你在干嘛啊外面有——唔!”


一下子被微凉的手指抵住了嘴唇。


裴珠泫偏过头,看到一向稳重的孙承欢眼里闪过罕见的狡黠光芒。


“姐姐就不好奇,这次的新闻会怎么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