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草

预告照9P。屋里泰带着三太子回归了!!!!我们的Queen

回归照3P+track list

兔瓦斯要回归了,10P高清

有点光就灿烂:

山望着云,云乘着风。
山对云说:“你可以留下来陪我赶走孤寂吗?”
云对山说:“对不起,我还有我的远方。”
山沉默着,却依然巍峨。
云矜持着,却仍旧飘渺。
……
山望向远方,想起了云。
云奔赴远方,却恋着风……

【Irenedy】【蓝粉】裴演员和孙歌手

胡说八道界扛把子:

裴珠泫是大韩民国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女演员,凭借软妹又毒舌的反转形象征服全国男女老少,被男艺人们争先恐后地选作理想型,却意外的是个绯闻绝缘体。


孙承欢是大韩民国近年来最成功的solo女歌手,凭借一副欧美嗓在竞争激烈的歌坛杀出一条血路,live现场总有众多男女粉丝在下面嘶吼着求娶求嫁。


大韩民国的民众大多觉得裴珠泫和孙承欢大概不太熟,但是关于她们俩的不和传闻却从来都传得沸沸扬扬。


 


“国民理想型和最佳女solo的争斗——深夜商场大打出手,不和传闻被证实”。


这天早上,大韩民国的民众们刚起床,就被这条骇人听闻的消息整清醒了。新闻有理有据,思路清晰,全面分析了两人不和的历程,并在新闻里附上了渣画质的偷拍照。


照片上是孙承欢从后面扯着裴珠泫的头发。裴珠泫抬手贴着孙承欢的脸。还有孙承欢抢过裴珠泫手里的袋子。


配字是扯头发,掌掴,和争夺把柄。


 


而当姜涩琪火急火燎地冲进裴珠泫家把她叫醒,并满脸焦急地把报纸塞到裴珠泫手里叫她看新闻的时候,裴珠泫依旧处于半梦半醒的迷茫状态。


裴珠泫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新闻图,随即便紧张得声音都在颤抖:“我和承欢恋爱的事曝光了?”


姜经纪人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毫不含蓄地冲裴珠泫翻了个白眼。


“是你们俩不和的新闻。”


“啊……”


裴珠泫松了口气,又一头栽倒在被子里,“原来只是这个啊。”


姜涩琪一把把她拉起来,双手捧着她的脸摇晃了几下。


“珠泫姐姐,你不给我解释一下吗!你和孙承欢真的在商场里打起来了?”


“涩琪啊,我晃着头晕……”


裴珠泫皱着眉头巴住姜涩琪的手,又拿起报纸来仔细端详了一番。


“欸,新闻图拍得还挺唯美。”


唯。美。


姜涩琪不可置信地跟着裴珠泫重复了一遍,希望是自己的语言接收系统出现了故障。


抬手就想赏这个没有一点姐姐样子的人一个爆栗,裴珠泫却已经眼疾手快地摁住了她,软骨病似得贴了上来。


“嘛……是半个月前我和承欢去约会的时候来着。”


“呐,这张是我在试大衣的时候,承欢帮我把头发从领子里理出来。”


“这张是孙承欢这个笨蛋把冰激凌吃到嘴唇上,我帮她擦呢。”


“还有这张,是承欢说要帮我提袋子,我没给她。她那时候练舞的时候扭到了腰,不能提太重的东西的。”


“……就是这样了。”


 


姜涩琪突然有点心疼了。


眼前这个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却总是要她照顾的姐姐,什么时候也会这样温柔地笑着说起另外一个人了呢?可是那双含着笑意的眼睛里,分明有好多藏不住的疲惫和无奈。


温柔的姜经纪人想伸手拍拍一起长大的裴演员的肩膀,却突然僵在了半空。


“记者们的脑洞都好大,简直是屈才了。他们如果去写小说的话,明明可以比现在更成功的。涩琪啊,你说是不是?”


于是姜经纪人只好顺势收回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冷静,冷静,千万不要和这个脑回路异常的家伙计较。


“……是啊。”


 


下午的时候,裴珠泫开着车找到了孙承欢拍摄新歌mv的场地。


“裴,裴珠泫欸……她怎么会在这儿?”


“该不会是来找孙承欢麻烦的吧……”


“欸?那要不要去通知一下承欢小姐!”


“喂你是笨蛋吗!还通知个头啊,等着看好戏就够了……”


工作人员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有一句没一句地传进裴珠泫的耳朵。


不甚在意地挑了挑眉,裴珠泫走了两步靠近他们。


“不好意思,请问孙承欢的休息室在哪儿?”


工作人员似乎是意外她的靠近,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在,在那儿呢……不过裴小姐找她什么事啊?”


裴珠泫冲他微微一笑:“我来探班啊。多谢你了。”


 


裴珠泫走到一间贴着“孙承欢”字牌的房间门口,敲了两下门就推门进去了。


房间里没有人,长沙发上有些凌乱地堆着衣服和纸袋。裴珠泫认出那件灰色的大衣是前不久她买给孙承欢的。


有点无聊地在房间里踱了两圈,裴珠泫拨开衣服在沙发上腾出一个空位坐下来。


然后她就睡着了。


 


孙承欢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就看到裴珠泫像只猫咪似地蜷在沙发上睡,手里还攥着灰色大衣的一个角。


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孙承欢扯下原来搭在自己肩上的毯子,朝裴珠泫走过去。


 


孙承欢的助理是个新来的小姑娘,她有点震惊地看着传说中和孙歌手不和的裴演员软趴趴地压住了孙歌手最喜欢的大衣,又看到孙歌手在愣了一秒以后一把扯下毯子气势汹汹地向裴演员走了过去……


助理小姑娘有些不忍心地别开了头。


这下要出大事儿了。


 


可是为什么孙歌手这么温柔地把毯子搭在了裴演员的身上。为什么孙歌手在裴演员旁边坐了下来。为什么孙歌手还搂过了裴演员的肩膀。为什么裴演员就这么自然地把头靠上了孙歌手的颈窝。


这到底是什么走向。记者朋友们你他喵的是在逗我吗!


说好的不和呢说好的扯头发呢说好的撕逼呢说好的决一死战呢!


这!他!喵!的!是!啥!


 


“承欢呀……”


助理小姑娘被平时看上去冷冷淡淡的裴演员的软妹音吓得一激灵,一点也不矜持地扭头看向沙发。


 


裴珠泫眯着眼看到面前有个模糊的人影,嘟哝着女朋友的名字就迷迷糊糊地把手黏上了那人的脖子。


孙承欢任由她抱着,腾出一只手替她顺了顺睡乱了的头毛。


“姐姐怎么会来?”


裴珠泫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怎么,不欢迎我?”随即又懒洋洋地眯起眼开始吐槽姜经纪人,“还不是涩琪啊……她说要我来给你探个班,说是要让不和传言不攻自破。”


“嗯,果然像是熊涩琪想出来的办法。”孙承欢立刻故作严肃地点了点头。


 


助理小姑娘看着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笑开,突然觉得温柔体贴的孙歌手和又软又小的裴演员有点般配。


般。配。


助理小姑娘被自己的突破天际的脑洞又吓得一激灵,跑到一边去维护自己的语言接收系统了。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孙承欢听到颈窝里传来裴珠泫闷闷的声音。


“不喜欢这样的。”


“我和我们承欢……才没有不和呢。”


孙承欢想,这时候觉得有点幸福的自己一定是个变态。


但是心里却胀得慢慢的,像是不断有什么东西溢出来堵塞了自己的喉咙。


孙承欢微微哑了嗓子,但还是故作轻松地说:“姐姐不用理这些喔,不然就变成笨蛋了。”


果然话音刚落就看到裴珠泫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像是被打开了傲娇开关又无处喷射的样子。裴珠泫想好吧,既然新闻图拍得还算唯美那就原谅记者小伙伴了。


“好吧。”


八字眉回答说。


 


诶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为什么我就这么被孙承欢这个家伙搂着出了门!


“啊啊啊啊啊孙承欢你在干嘛啊外面有——唔!”


一下子被微凉的手指抵住了嘴唇。


裴珠泫偏过头,看到一向稳重的孙承欢眼里闪过罕见的狡黠光芒。


“姐姐就不好奇,这次的新闻会怎么写吗?”



啊啊啊粉墨回归